English|网站地图|旧版主站
西大学人

风里雨里,我眷恋着你——记我区著名油画家、广西大学教授陈庆珠(2012-10-25)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12日 浏览次数: 【字体:

  他从大山走来,带着大山的执著和灵性,向着他的梦想,一路跋山涉水。千里万里,他把对大山的感恩、对大山的眷恋,用心做调色板、用爱做画布,饱蘸激情,于方寸之间尽情挥毫、尽情讴歌、尽情铺展。
  
他,就是广西大学教授陈庆珠。
  
陈庆珠1940年生于马山县,1964年毕业于广西艺术学院油画专业。中国美术家协会广西分会会员。2001年被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授予“民族杰出美术家”称号。他的作品以写实手法描绘山景,先后在国内外报刊发表作品100余幅,出版画集3部、艺术评论集2部。
  
当初夏的暮色静静降临在美丽的西大校园,路灯掩映在绿树繁花中,明亮而温馨。我循着一路芬芳来到陈老位于东校园的家,书房中,一幅名为《雪趣》的油画深深吸引了我:在南国冬天的山林,草木已经褪去繁华从绿到黄,细细的雪在树干上、枝丫上、草尖上、岩石上轻轻洒落,两只小松鼠正欢快地在树间从容玩耍……构图巧妙、着色细腻、层次丰富、寓情于景。这是陈老的张家界组画之一,曾获得泰国第二届世界华人艺术大奖会荣誉金奖。
                        
童年的大山 梦想的摇篮
  
“我的童年在大明山脚下度过,我10岁时成了孤儿,是大山养育了我,我对大山的感情用言语是表达不尽的。”陈教授谈起往事,目光顿时光彩闪烁。
   12岁那年,他禁不住求知的饥渴,含泪找到土改队长说:我要读书。从此,那仅有几间陋室的校园又添了一个勤学苦读的身影。国家给他生活补助,乡亲送他食品、衣物,小伙伴们和他一起学习、嬉戏,他的童年孤寒而温暖。眼望窗外,他目光悠远,美丽的大明山,曾留下他童年多少迤逦的梦想。多少个星期天,他攀山砍柴,饿了渴了吃野果、喝山泉;累了倦了,躺在花丛听风看云;多少个夜晚,他与山交谈,山多像自己的母亲,懂得他的孤独,了解他的渴望。挖野菜、采露珠、追云彩,快乐时面山而歌,痛苦时对山而泣,他对山产生了难以割舍的眷恋之情,他深深地爱上了山。
  很小的时候,他就喜欢用树枝在地上画山、画树,大人们都说像。小学五年级时,学校开设了美术课,它仿佛为陈庆珠的绘画天赋和对山的深爱找到了支点,自此,稚嫩的笔下,便不停地再现山的英姿。一座峰、一根藤,一块岩石,对山的每一处记忆,与山的每一次相逢都在笔下昭示着他的梦、他一生的梦想……
                            20年风雨 他没有走远
  循着自己的梦想,1960年,20岁的陈庆珠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广西艺术学院,学校给这个品学兼优的苦孩子发放了全额助学金。4年的油画专业打造,4年的冬寒抱冰、夏热握火,牢牢夯实了他的油画功底。他踌躇满志,决心在绘画的艺术殿堂大显身手,报恩大山、报效祖国。
  然而命途多舛,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整整21年,他没能握笔尽情刻画,酬志报恩。“我不能拒绝心中的感觉”,生活的残酷并未能夺其志、移其情。无论是在广西劳动大学,还是在来宾筹建广西农学院林学分院,无论抑郁还是疲倦,在兢兢业业的劳作中,他都将对绘画的挚爱珍藏在心底。他曾在雨天躲在蚊帐里把对山的思念一次次默默描画。他曾在黎明远望大山,用心的快镜头记下每一个让他熟悉而又感动的细节,这样无数次在心底的收藏、无数次在心底的调色,日积月累,大山的形象早已刻在心中、跃然纸间。
  有一个深夜,他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于是就悄悄拿出自己平时积攒的纸片,偷偷走出屋外,借着月光,把小纸片拼成一张大纸片,在上面用铅笔画了一角山峰、几株小树、一轮红日,一只小猴子在树枝上荡秋千。画完他痛哭失声,他多么希望自己是那只小猴子,活在自己的理想中。此刻,与其说他在画画,不如说他在顽强挣扎,他多么渴望拿起画笔,向着理想一路前行。
  1986年, 46岁的陈庆珠终于被调入广西大学土木系做了一名美术教师,从此,他在绘画艺术天地中开始争分夺秒地奋力驰骋、奋力登攀。
  祖国山河壮美如斯!他决心用画笔来讴歌这份自豪。1988年至今,他用自己的脚一尺一寸丈量,用自己的心一角一隅感悟,用自己的笔一峰一岭描绘。他描绘了张家界、乐业天坑、大明山三座大山,并分别出版画集三部。其笔下的三山,或气势恢宏、或秀巧清丽,或为人形、或如仙境,但无不渗透着作者对山的深情。
  在张家界,他先后13次徒步跋涉于崇山峻岭,山涧沟壑,用近20年时间绘制了几百幅油画,其中的《普爱》、《情浓似火》、《峰从山中来》等力作均被作者赋予了山形人神的意蕴,功力深厚、意境深远,令人拍案叫绝。
  这期间, 他还发现了不少鲜为人知的奇妙景观,如油画《回娘家》,就是源于只有当地少数山民才见过的“孤峰独伞”而作。一幅幅饱含激情与艰辛的作品汇集成《陈庆珠张家界风景画集》,并成功举办了7次画展。在张家界展出时 ,该市一领导感动地说:“陈先生把张家界画神了,画活了,张家界人民感谢你 。”著名画家阳太阳说:“庆珠的画形象生动,感染力强,令人刮目相看”。更多人则评价其画“山魂奇,神笔妙”、“耀眼宏图山里秀,动人春色画中诗”……
  2004年,64岁的他5进乐业,仅用8个月时间就绘制出油画108幅,把乐业天坑群的地质奇观表现得如诗似歌、美不胜收,最后出版《魅力乐业-陈庆珠大型油画展》画集,并在百色、南宁等地举办画展4次。特别是举办于2004年11月首届中国-东盟博览会的那次画展,以恢弘大气的思想内涵和笔触独到的写实手法成为博览会期间邕城文化的一大亮点。其中《飞向太阳》一幅油画,山中有洞、洞中有水、水上有天,达到了情景一体、人天相容,光与色和谐统一,微观与宏观巧妙结合,令人有如身临其境而不忍归去。自治区原主席韦纯束观后如是说:画展绝了,作品绝了,作品的创作速度绝了。西安美协主席阎闻喜评价说,高瞻远瞩。
  2006年开始,他先后5次与大明山重逢,用了2年时间,创作了118幅大明山油画,把自己感恩的心倾情于画笔,把大明山的处处景景都赋予了生命的灵动———山岩守望、山风起舞、山泉对歌、山花楚楚,儿童在山脚嬉戏,老者在山顶微笑,小伙在山崖登攀……并举办了数次《感悟大明山-陈庆珠大型油画展》。观者感叹:“情运于笔,笔下江山如此多娇”、“一幅画作一重天”。
  在蜿蜒的山路上寻找美,发现美,重现美,个中艰辛是难以忍受的。他不道听途说、不请向导、不坐索道,不畏艰险、不辞辛苦,对大山的每一条纹理、每一个表情都要躬身踏察、用心感受,力求多角度、多方位去勘定大山自然天成的奥妙。
  他曾于隆冬久久矗立在大明山上任思绪起伏万千,双脚冻僵仍浑然不觉;他曾在酷暑中躬身于天子山飞瀑之脚挥毫泼墨,双臂被草虫咬伤却不知疼痛。他曾因寻景误时而摸黑独步30公里下山,他曾因沉迷描绘,险些与毒蛇狭路相逢……只有对生命有着深刻感悟的人、对美有着深刻渗透的人、对理想有着崇高追求的人,才能如此忘我的用生命绘画,一笔一墨,无不饱含着对山的挚爱,对美的倾诉。

                      梦想的高度 一山又一山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有人问年近古稀的陈教授,阅尽三山之后,你又要向哪座山挺进?他说,天山有多高?科罗拉多大峡谷有多长?人生之路就有多长!
  是的,在追寻梦想的路上,他永远都在出发。他准备于今年7月27日在北京举办《锦绣中华·山魂·陈庆珠大型风景画展》,为此,他已经筹备了近两年。他还要继续寻访描绘祖国乃至世界各地的名山。
  陈老把自己的三山油画,命名为“山魂”。是啊,山魂———寄托陈庆珠对山的深情眷恋,山魂———诉说陈庆珠对美的啼血呼唤,山魂———回应陈庆珠永不放弃的誓言。“我要携着自己的画笔,一山又一山,不停地向上登攀,一路追随‘山魂’,一直走到生命的尽头。”(刘娜利 原载于《广西日报》2010年6月4日第七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