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网站地图|旧版主站
西大学人

她刻画了一个大写的“妻子”(2012-10-26)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12日 浏览次数: 【字体:

  继一部40万字设计精美、图文并茂的《陈庆珠张家界风景画艺术评论集》被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如今,又一部7卷套承载着陈庆珠艺术人生传奇历程的《陈庆珠风景画大集》即将面世。
  在一幅幅精美的油画、一行行精彩的文字背后,有一位普通的女性,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她就是我国著名油画家、我校土木学院退休教授陈庆珠的妻子———我校党委办公室、校长办公室退休干部许红。
  陈庆珠教授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但他画作的数量和质量却与日俱增,其在同行和观者心目中的地位也如日中天。这其中包含了许红的多少苦与乐,多少艰难和坚持!又印证了多少夫妻之间的恩爱和相扶相携!
  走近64岁的许红,让我们敬佩的目光循着一幕幕往事,在一个个细节中深层次去解读“妻子”的内涵。
                          56岁学电脑
  早在十年前,陈庆珠教授因成功举办了几次个人画展而赢得了同行和观者的青睐,他的艺术成果也被新闻媒体广泛宣传。为了感恩,也为了寻找一个载体使这一切定格,陈庆珠夫妇想到了出书。2000年,经过大半年的努力,《陈庆珠张家界风景画集》和《陈庆珠张家界风景画艺术评论集》相继成功问世,但其中的整理、编撰工作全是请别人代劳,既费时、费事又费钱。
  
随着陈庆珠教授的不断努力,他的画作也渐趋笔酣墨饱。2002年,陈庆珠又成功在广西艺术学院和张家界市举办了两次个人画展,再次引起好评如潮。这更加激励着他不断攀登着一个又一个艺术高峰,他相继又绘做了多幅油画并举办了多个画展。每次画展之后,都会接到来自从著名画家、评论家,到绘画专业的学生、普通绘画爱好者等各方面的评论文章,为进一步答谢这些一路支持自己的人们,陈庆珠夫妇决定继续出版画集和评论集。但鉴于以前的经验,策划、编辑等一些环节只有自己去做才能更加便利,怎么办呢?看着丈夫焦虑的样子,想着丈夫对作画的痴情,在2004年的一天,刚刚退休、还未来得及享受休闲生活的许红做出一个决定 “我来做!”,说出这句话,连许红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因为她根本不会使用电脑,就连拼音也几乎忘光了。上班时,事务繁多,整日忙忙碌碌,哪有时间接触电脑,所以对于电脑她还着实是一个“门外汉”。
  而且当时还面临两大问题,一是他们正在筹备魅力乐业—陈庆珠大型油画展,二是单位分配的新房装修也被提上日程,许红既要协助陈庆珠筹备画展,还要张罗装修,其中的辛劳可想而知。而令她欣慰的是,魅力乐业—陈庆珠大型油画展与第一届南博会开幕同步、在自治区博物馆展出时,引起了很大轰动,许多有识之士对陈庆珠的油画寄予了极高的评价。这更激励着许红学习电脑、自己编辑评论集和画集的决心。
  “决定了就干!”已经56岁的许红随即从图书馆借来一摞工具书,但等真正学起来许红才知道有多难,因为对没有实际操作经验的她来说,书本中的那些专业术语她实在不知所云,就连最基础的“复制”、“粘贴”都不知是怎么回事。
  “又不是登天摘月亮!”她在心里铆了一股劲,暗暗下定决心。她决心先从拼音学起,从头学起。于是她借来了小学一年级的课本,又找出当年给女儿定的儿童杂志《小朋友》,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学,做饭时背,买菜的路上背,躺在床上背……就这样,凭着超常的毅力和勤奋,她很快就掌握了拼音的运用。
  接着她就请教朋友和同事及借助工具书,学习用拼音输入法打字,不停地在键盘上练习着,但由于她患有手关节炎,打字久了,手就会疼痛,于是她就一层层地敷上膏药,继续练习。还不行,就站起来用力甩手。实在不行就加量服用镇痛药。有一次,为缓解痛疼,她采用热水泡手的方法,由于水太烫,竟把手烫伤了,这使她好几天都痛上加痛,但她依然坚持练习打字,对谁也没有说起。这样,一天又一天,她终于可以熟练打字,但她患关节炎的手也因此肿得变了型。
  深夜了,妻子还在敲着键盘,放下画笔,捧起妻子的手,陈庆珠心疼地说“算了吧”,看着日渐消瘦、头发花白还依然在作画的丈夫,许红强忍泪水,故意轻描淡写地说“没关系,不疼”。可事实上,那段日子她经常手痛得无法入睡,每天又是多么艰难地做着家务和练习打字……
  在这样“魔鬼”般的学习和操练中,许红很快就学会打字。接下来她又开始学习编辑版面和图片。技术难度越来越高,她更加勤奋和刻苦。继续克服着无数个自学过程中的困难、身体病痛的困难,坚持不懈地践行着自己的誓言。
  这样,半年下来,许红这个“门外汉”不仅能熟练地运用电脑,还在文字排版、图片编辑等方面以令人惊叹的速度进步着,她逐步成了一名“熟练工”。
                        60人生创奇迹
  2005年,当手捧第一次经自己编撰而出版的14万字的《魅力乐业———陈庆珠风景画集》和《魅力乐业画展》评论集,陈庆珠夫妻喜极而泣,这其中凝聚了许红怎样的顽强!而在这期间洗衣、做饭、买菜、收拾屋子,照顾丈夫和在幼儿园的外孙女,许红一样都未曾耽搁。家,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丈夫和外孙女,被她照顾得越来越好。
  
2008年,为庆祝自治区成立50周年,广西民族博物馆紧锣密鼓地做广西12个民族民俗风情展的布展准备,陈庆珠教授应邀前往绘制背景画,在任务重、时间紧的情况下进行高难度的劳动。陈庆珠教授每天站在4米多高的脚手架上往墙上绘图,许红则在下面给他递水和颜料等,由于递东西时手总要举得很高,许红的手臂一直处于酸痛状态,但她咬牙坚持着,始终没有吭一声。由于赶时间,民博室内外同时又在进行装修施工,工地上杂物凌乱,遇雨泥泞,导致许红不慎摔倒,左手骨折,在医院做了简单治疗后,脖子上挂着绷带,第二天许红照样在民博工地上做着陈庆珠的“助手”。
  “您不觉得累么?”
  “累,但很开心”许红乐呵呵地回答我。
  “那么,是什么力量使您拥有如此的毅力和决心呢?”,“我们是夫妻啊!”许红平静地说。“曾经在一个个假期,我陪陈庆珠翻山越岭写生,所遇到的困难可想而知。这些我都没有抱怨过。特别是陪陈庆珠徒步大石围天坑时,我的腿疼得都无法迈步,仍然没有放弃过。”
  是的,为了支持丈夫,许红放弃了所有的休闲,不跳舞、不唱歌、不进美容院,甚至连购物也是匆匆的 “我就怕他有什么事需要我做,或者他又忘了吃饭和喝水”。
 “他热爱画画,他经历了那么多坎坷才得以有机会画画,他画画时有时十几个小时都不离开画布,年过七十老人了,他还这么执著,作为妻子,我理解他”,“我所做的都是分内之事。”许红朴素的话,包含了多少对丈夫的爱!包含了一个妻子对丈夫怎样的担当!
   随后,许红一发不可收,帮助丈夫上网用QQ发送、接收文件,用email处理来信,用专业软件编辑图文……很多相关工作她几乎都是在网上完成,上网速度之快和操作之灵活,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这哪像是出自一位初学电脑的退休妇人之手!她也因此赢得了“潮婆婆”的戏称。
  随后,《感悟大明山———陈庆珠大型油画展》作品图录及《锦绣中华·山魂·陈庆珠大型风景画展》图集、《陈庆珠台湾画展》作品集、《北京画展资料汇编》等一部部著作相继在她手里编辑成功。许红还陪同陈庆珠教授前往北京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和台湾等地举办画展,在那里,因为对陈庆珠关于画展的一系列出色 “服务”,许红这位“助手”更是赢得了众多的喝彩。
  一位64岁、忙于家务的妇人,在不长的时间里,克服种种困难,实现了自己的飞跃,收获了丈夫的成功,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关于爱的奇迹。
                       不老路上新征程
   走近许红,她的坚韧,她的勤奋,她的不懈,无时不在感动着我们。许红,你用爱刻画了一个大写的“妻子”。
  “那么您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了吧?”,“哪能呢!”许红颇感惊奇地回答。现在他们夫妇正在准备———以大12开、56个印张为载体,收录陈庆珠从画以来各个时期创作的600幅精品, 200张各个时期画事活动的代表性纪实图片以及从他以往的艺术评论集中精选出17篇约5万字的评论文章,汇集一部传记体裁的《陈庆珠风景画大集》。从今年3月份开始,夫妇俩就着手相关资料的收集、方案的策划等,现在许红已经开始了编撰工作。
  许红的又一个征程开始了。
  看着妻子一边锤着疼痛的腰背,一边在电脑上夜以继日地忙碌着,即将远赴法国卢浮宫参加画展的陈庆珠眼圈红了,喃喃自语:“许红,你对我恩重于山!”(刘娜利)

分享: